中新網6月19日電 “是啊,我們知道,保持成功的時間越久,距離結束的那一刻就越近。”皇家馬德里的主力球員,也是西班牙無敵艦隊的中場大將阿隆索說。臺灣《聯合報》19日文章稱,在過去六年裡,西班牙拿下兩次歐洲杯,還有上屆世界杯的冠軍,可是美好的過去總有結束的一天,西班牙國家隊的老將們,逐漸在歲月的流逝里,失去往日的光環。
  文章說,在足球的世界,四年是很長的一段時間,最後一次能夠蟬聯兩屆冠軍的國家是半世紀之前的巴西,已經遲暮的老球王比利,當年還是慘綠的青年。
  結果西班牙在首戰就大爆冷門慘敗給上屆的亞軍荷蘭隊,荷蘭隊的近況原本更是凄涼,兩年前在歐洲杯三連敗出局,這屆世界杯在同一個分區有虎視眈眈的智利,連賭盤都不看好他們晉級第二輪的機會。西班牙被荷蘭以懸殊的比數羞辱,黃金年代的結束似乎正如阿隆索所說,已經近在眼前。
  文章表示,在真實的世界,四年也是很長的時間。2010奪冠的西班牙,國內經濟陷入更深的泥沼,仿佛略見起色的數據,很快就被證實只是虛幻的假象。整個西班牙的經濟問題根深柢固,入超問題嚴重,製造業又缺乏競爭的優勢,崩盤前唯一持續成長的,是房地產的價格,到金融危機發生為止,平均房價在十年間增加超過一倍。
  建築商像是印鈔機器般推出建案,新屋將近三成的空屋率早該讓民眾驚慌,大家卻盲目地相信房價的上升沒有界限。換來的,是崩盤之後整個銀行體系的破敗,就業人口有兩成的失業率,更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。儘管歐盟開始對西班牙展開救濟,這四年對失業跟貧困的民眾來說,還是太過漫長。
  更有甚者,西班牙在近幾年來,貧富差距已經擴大到歐洲之首,中產階級快速消失,少數有錢人掌握了絕對的社會資源。難怪當西班牙民眾發現自己國家隊的獎金在三十二支球隊里最高,心中難免是五味雜陳。在職業聯賽踢球的富豪們已經有名車名模,將近破產的國家機器還要替他們錦上添花,占社會大多數的中下階級,似乎只能坐讓政府用世界杯的小確幸,來麻醉自己消失的人生。
  文章分析,主辦國巴西的窘況也不遑多讓,在短短的幾年前,巴西曾被誇耀是新興的金磚國家,全球熱錢積極地進入,換來的,是貧富差距的加速。聖保羅跟里約熱內盧的房價成長兩倍,房租收入卻停滯不動,跟西班牙的故事如出一轍。幾年前巴西經濟才剛站上高點,而如今,成長大幅衰退,來自賽事短暫產生的就業需求即將消失,他們未來要面對的,是世界杯的債務。而假藉推動經濟被破壞的社會正義,留下的是在世界杯足球場館旁邊林立的新貧民窟,缺水無電的悲慘世界。
  更麻煩的是,巴西兩年之後還要主辦奧運。可是倘若封王呼聲最高的地主隊表現良好,現任總統就會是最大的受益者,反正大選就在十月,執政十年多的勞工黨只需要短效的強心針。
  文章指出,世界杯很快就會結束,然而,再過四年之後,這些國家會是怎樣呢?(方祖涵)  (原標題:台報:世界杯成為暫時忘記痛苦的特效藥)
創作者介紹

商空設計

oz59ozch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